家族财富传承一直是个世界性的难题,也是富豪们永远关心的话题。如何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纵观洛克菲勒、肯尼迪这些国外富豪家族,无不借道家族信托实现财富传承,成就基业常青。

 

“不肖子孙”亦可享福

在美国,家族信托由来已久,最初出现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即镀金年代来临之初,由一些富裕家庭创建的。早期的家族信托受相同的法律法规监管,设立家族信托方式较为单一。在经历了长达25年的经济繁荣时期后(被称为美国的第二个镀金年代),许多州的法律也变得更灵活,设立和运营家族信托也变得更加容易——富人因此更容易实现其财富规划和传承的目标。

家族信托是一种信托机构受个人或家族的委托,代为管理、处置家族财产的财产管理方式,以实现富人的财富规划及传承目标。

瑞银证券财富管理部投资产品服务总监张琼解释称,家族信托资产的所有权与收益权相分离,富人一旦把资产委托给信托公司打理,该资产的所有权就不再归他本人,但相应的收益依然根据他的意愿收取和分配。富人如果离婚分割财产、意外身故或被追讨债务,信托内资产将独立存在,不受影响。

家族信托的管理期一般都在30年以上。与国内最常见的集合信托不同,家族信托是为高净值客户专门定制的产品,不设置预期年化收益率,也没有规定好的投资项目,而是根据客户的风险偏好去配置投资产品。

对于一些富豪家族来说,当第一代创业者积累了巨额财富和产业,而后代无意或没有能力接班时,家族信托往往是延续家族财富的很好选择。

海外不少知名富豪正是通过家族信托的方式而实现财富保全与传承,洛克菲勒的后代不再是石油大亨,梅隆的子孙也不再是钢铁大王,但是他们的家族却一直稳坐富豪榜。

再看看邓文迪和默多克离婚消息,纵然默多克有万贯家财,邓文迪却只得到了位于纽约曼哈顿第五大道的一套豪宅以及北京的一套四合院。其间玄机,正是家族信托。

对富豪家族而言,信托传承财富的方式可以起到保护家族财富、有效继承、慈善规划和优化税务的作用,还具有保密性、延续性的特点,可谓富豪的“守财利器”。

 

受益人可以增减

信托作为一种财务方案,可以非常简单,甚至只需要一个合法律师就可以完成。

瑞银证券财富管理部总监郭丹圆曾在海外从事过法律业务。她表示,信托在海外是非常普遍的家族财富规划手段,在中国香港及欧美发达地区,很多人都以个人名义设立信托,而且信托不只是超高净值富豪才能采用,个人财产达到100万美元以上的人就会考虑设立信托,非常标准化,对资产可以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信托是一种法律关系,可以通过委托人和受托人订立信托契约的方式创建,并由被称为委托人的人士在生前创建。委托人将资产置于受托人的控制之下,受托人为第三方(即受益人)或者为某一特定目的(如慈善用途)而管理信托资产。受托人有义务根据信托契约中的条款持有、管理并分配信托资金。

信托契约中也规定了受益人的权利。受益人可包括委托人、其家族中的一名或多名成员、朋友,或其他人士;或由委托人择定的实体,比如一个慈善基金会。资产一旦转移给受托人,受托人便成为这些资产的合法拥有者。受托人为受益人的利益而持有这些资产,受托人必须始终以最大诚信,为受益人的利益而采取行为。

张琼介绍道,与家族基金会或控股公司等财富管理手段相比,信托可以更好地安排财富传承。比如第一代的创业者为防止下一代挥霍金钱,希望在财富传承过程中有一定的制约,可以设定孩子达到一定的年龄阶段或完成学业后才能获得这些财富;或者有些富豪担心子女的婚姻变故会对家族财富造成损失,也可预先防范;还比如当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企业家将慈善事业纳入财富传承规划中,并在自己去世后仍按照原来的想法继续慈善事业,等等。

家族信托的另一大特点是灵活性,可设置其他受益人,可中途变更受益人,也可限制受益人的权利。

 

国内家族信托刚刚起步

家族信托能够更好地帮助高净值人群规划“财富传承”,逐渐被中国富豪认可,但家族信托在国内尚属新鲜事物。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内第一代创业企业家面临财富传承的问题,招商银行(9.96, 0.01, 0.10%)私人银行、平安信托于去年在国内首度试水家族信托业务,一度受到业内关注,同时也引发国内外信托业务不同之处的讨论。

招商银行总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杨诚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家族信托在境外是很成熟的金融工具。境外的家族信托分工很细,根据每个客户的不同需求,在“标配”之上再加上大量的“选配”,最终来决定家族信托计划的架构、收费标准和服务内容。而国内的家族信托业务尚未形成标准化,所以要比境外信托更为复杂。

杨诚信还表示,境外所有的财产都可以放入信托中,但这一点目前国内还难以实现。比如房地产还不能纳入信托。但事实上,国内的信托法是基于英美的信托法设立的,所以架构没有太多不同,目前国内的信托是具备家族信托基本的保护功能的。

国内家族信托业务之所以未成气候,在张琼看来,主要有几点因素:一是国内遗产税尚未推出,所以国内富豪设立信托的迫切性不强;二是国内关于财产保护的法律法规仍不完善和健全。国内《信托法》中对纳入信托的财产尚未明确财产所有权变更问题,导致家族信托的主要功能难以发挥;另外,从操作层面来讲,国外很多国家都有信托财产登记机制,在信托设立时对财产所有权进行公示。但国内信托财产登记比较欠缺,尤其是针对一些不动产、股权等非金融资产。

“诸如此类的法律方面的不健全,影响了信托的一些重要功能的真正实现,所以制约了国内家族信托作为财富传承工具和手段的发展。”张琼说道。

然而,国内富豪对于财产保护和财富传承的需求,并不能等待法律法规健全后再去做,所以目前国内金融机构设立家族信托的门槛并不高,招行和平安信托分别以3000万元和5000万元人民币起点,即可设立家族信托。

“国内目前有信托法,但并没有家族信托的实践经验,所以目前以先设立信托、建立基础架构为主,并不追求金额的大小。毕竟我们是先行者,很多事情还在摸索。”杨诚信说。